粉末冶金轴套
主页 > 粉末冶金轴套 >

为理想而来 赴报国之约

发布日期:2021-11-30 03:05   来源:未知   阅读:

  支德瑜出生在知识分子家庭,实现中华民族复兴是他家几代人不变的夙愿。在祖父、父亲言传身教下,支德瑜自小便有了实业报国的远大志向。

  上世纪五十年代开始,支德瑜先后投身一汽、二汽的筹备和建设之中,为汽车新材料和新工艺的开发、应用和推广作出了杰出贡献。他将后半生奉献给了东风建设,负责开发的汽车新材料运用等前沿领域,对东风事业发展及中国汽车工业的创新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文/通讯员高雅图/通讯员 吴剑雄

  1945年,支德瑜以优异的成绩从浙江大学毕业,前往英国曼彻斯特大学攻读机械工程专业。1950年,支德瑜在英国获得硕士学位后,不顾英国政府的重重阻拦,取道香港,回到祖国怀抱。

  1956年,一汽建成出车,但产量长期徘徊,主要因素是原材料未国产化,其中镍、铬成为制约我国汽车产业发展的一大瓶颈。当年年底,我国举全国之力开始进行镍、铬合金的代用研究,当时在一汽冶金处工作的支德瑜接下了一汽解决镍、铬的担子。

  支德瑜接下任务后,组织主要技术人员一起研究,一方面做车辆上镍、铬的使用情况调查,寻找替代的钢铁牌号,一方面跟中国科学院联手研究替代材料。经过研究,支德瑜和技术人员利用中国富产的锰、钛和硼,研制出3种含硼结构钢,用来替代铬钢。1962年,支德瑜带领技术人员完成替代镍、铬的技术攻关工作,每车用镍零件已降至两件,按照重量来说,代用方案可节约用镍99.9%。

  这段宝贵的经历,让支德瑜深刻认识到材料工作对企业、对中国汽车行业的意义,在该领域不懈探索。

  在代替铬方面,支德瑜带领技术人员采用了很多方案,最终成果是可节约铬95%。经过无数个日夜的努力,支德瑜带领技术人员用智慧和汗水浇铸成功第一辆“无镍汽车”。这一成绩是一场材料技术研发的胜利,更是中国汽车人在困难面前突破常规、自力更生、不等不靠、坚定产业报国、技术强企的真实写照。

  1965年10月,支德瑜正式调入二汽建设筹备组,被任命为长春汽车研究所副所长及二汽材料口负责人。

  当时的十堰,十万建设大军住的是芦席棚、照明用的是马灯,艰苦的生活考验着支德瑜等一大批来自全国各地的知识分子。支撑他们的,更多的是工业强国、以身报国的使命和担当。艰难困苦面前,支德瑜时刻牢记组织对他的要求:“用中国自己的材料,造中国自己的汽车。”

  二汽高度重视汽车新材料开发,将其与新技术、新工艺、新设备并列为“四新”(新设备、新工艺、新产品、新材料)之一。

  支德瑜将“把汽车材料国产化”和“为二汽建设寻找材料货源”作为自己工作的核心主线。针对中国缺乏镍、铬,二汽利用锰、硅、钒、硼等,从一汽的3种替代铬钢的含硼结构钢扩大到5种。其中,二汽广泛用钒,而不采用一汽的用钛,做到几乎不用镍和更大量节约铬。

  针对钢材严重不足的现状,二汽采用技术节省钢材;针对中国的铜产量满足不了需求的情况,以铁粉末冶金件代替一汽传统的青铜轴套,二汽粉末冶金厂也由此诞生。

  不久,二汽开发出以生铁为原料、不耗用废钢的铁素体球铁来替代汽车业长期沿用的可锻铸铁牌号,强度提高20%,使得东风卡车重量较小而强度更高。“这在中国汽车工业中属首创!”支德瑜说,铁素体球铁的应用奠定了二汽铸造二厂的基础,迄今为止仍是全国最大、世界领先的铁素体型稀土-镁韧性球铁生产基地。

  1978年,中央提出改革开放,在特定行业允许合资办厂。二汽抓住机会,开启了一系列国际合作。其中一项对支德瑜来说至关重要,那就是外方技术的引进。

  支德瑜用数年时间参与完成了4条生产线引进工作,一是从美国引进原51厂的一条渗碳热处理自动生产线厂引进另一条渗碳热处理自动生产线,这两条生产线的引进,极大地改善了二汽热处理设备技术的状况;三是从澳大利亚引进一台轧机、一些软件技术和整个瓦带轧制生产线;四是从俄国引进汽车精密小径电焊钢管生产线。

  为了进一步改进产品,以饶斌、孟少农为主的当时二汽领导乘改革开放的东风,引进西方技术,最终二汽与英国里卡图工程咨询公司达成 EQ6105发动机技术咨询合同。

  这也是我国当时最早引进项目之一。该发动机主要用于将要生产的八吨级卡车,是将二汽五吨车的发动机扩大缸径提高功率而得,所吸收的欧洲技术,也使五吨车 EQ6100发动机同样受益……

  如今虽已退休,98岁的支德瑜每天还坚持读书看报。他的儿子支铁说:“我父亲的一生都在做研究,希望为东风多做一些事,这也是他一生的执着。”11-28万润科技董秘回复:万象新动、信立传媒、亿万无线、鼎114黄页网B2B:中小企业电子商务发站新动